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 > 热门话题 hot topic
首届“温泉杯”获奖作品选登16‖上刀山
来源:原创童话          发布时间:2020-02-21 09:12         访问次数:          【字号:
分享:
 

上刀山

沈习武

小山满七周岁的前一天,爸爸妈妈很郑重地和他谈了一次话:

“小山,爸爸明天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只要跟着一个守在洞边的小姑娘,踩着洞里的刀子,就能到一个非常奇妙的地方。”爸爸说话的时候,那目光里像有无数的绳子缠绕在一起。

“踩着刀子?”小山很害怕,“脚不会被割破吗?”

“不会。”爸爸看着小山那清澈得如同透明湖水一般的眼睛。他的目光好像看进了小山心灵深处,那里没有一点灰尘,金色的光芒隐隐透出来。

“小姑娘是谁?”

“不管她是谁,你跟着她就行了。”

“走出山洞,你会看到一个镇子。”妈妈拿出一块从别人家借来的、亮闪闪的金子,举到小山眼前,“镇子里到处都能看到这样东西。你要趁别人不注意,偷偷地把这样东西装一块带回来,越大越好。”

“为什么?”

“不要问为什么,这非常非常重要。你一定要听妈妈的话,一定要把这样东西带回来。记住了吗?你要是不把这样东西带回来,以后爸爸妈妈就不爱你了。记住了吗?”

“嗯。”小山艰难地应了声。

“记住什么了?”妈妈不放心地问。

“趁别人不注意,偷偷地把这样东西装一块带回来,越大越好。”

“对!”妈妈笑了,目光好像变得金灿灿的,“再说一遍。”

“趁别人不注意,偷偷地把这样东西装一块带回来,越大越好。”

“小山真乖!”妈妈亲了小山一下,“小山,我们以后就全靠你了。”

第二天,爸爸妈妈带着小山沿着一条小路来到一座山峰下。爸爸指着前方说:“小山,你一直朝前走,穿过一小片树林就到山洞前了。”

“你们不去吗?”

“我们在这儿等你。”

“记住要做什么了吗?”妈妈不放心地问。

“趁别人不注意,偷偷地把那种亮闪闪的东西装一块带回来,越大越好。”

“对!千万别忘了!”

“嗯。”

 

小山独自沿着小路往前走,爸爸妈妈在身后张望着。

穿过一小片树林,前方果然有一个山洞,一个穿着灰色长袍的小姑娘正站在洞前。看到小山,小姑娘踮着脚,欢快地招着手:“小山,快过来。”

“你怎么知道我叫小山?”小山走过去。

“这是一个秘密,我不告诉你。”小姑娘很调皮。

“那你叫什么?”

“我叫小云。你想从这个山洞里过去是不是?”小姑娘指着面前的山洞。

“嗯。”小山看向洞口。

只见洞口密密地竖着一些荆棘的尖刺。这些尖刺像从石头里长出来的,锋利得钢针一般闪着寒光。尖刺的后面,也就是洞里,挨挨挤挤地立着无数把刀子。那刀口,仿佛能把空气都划出细痕。洞里很亮,一眼望不到头。刀的森林,一眼望不到边。

小山捡了一截树枝扔向刀子。树枝掉在刀尖上,刀口深深地没在树枝里。

“害怕啦?”小姑娘“咯咯咯”笑了,“不会伤着脚的。你看——”小姑娘脱掉绣花布鞋,撩起袍子,蛋白一样细腻光滑的脚抬起来,踩向尖刺。

在小姑娘的脚踩向尖刺的一刹那,小山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在心里“啊——”地尖叫了一声。

不过,骇人的场面并没有发生。小姑娘的一只脚稳稳地站到了尖刺上,接着另一只脚也站了上去。小姑娘从尖刺上走到刀尖上,有时像麻雀一样蹦跳着,有时故意单脚跳着,有时不停地踢着腿走,有时风车一样在刀尖上转着,有时一阵风般跑向远处又跑回来……那双娇嫩的小脚,像两条戏水的小鱼,在小山面前不停地穿梭着。

“过来呀——过来呀——”小姑娘招着手,“咯咯咯”的笑声中,像有无数晶莹的珠子坠入玉盘中。

犹豫了一下,小山脱掉鞋子,抬起脚,小心翼翼地踩向尖刺。脚没有被扎破。小山又慢慢地把另一只脚也抬起来,站到尖刺上。小山试着走了两步,感觉自己好像比羽毛还要轻盈,脚下的尖刺仿佛比婴儿的胎毛还柔软。小山又小心地踩向刀尖,那刀尖像细纱一般光滑轻柔。小山胆子大起来,大步在刀尖上走着。

“过来呀——过来呀——”小姑娘在前面奔跑着,小山欢快地追了过去。

很快,他们来到了山洞的尽头。穿过一片云,他们出了山洞。一个镇子出现在小山面前。这里有许多高大的树木、成片成片的花田。一些爷爷奶奶鹤发童颜,身板硬朗,走路快得像一阵风。在一些空地里,好像散落的小石子一般,有不少亮闪闪的金子。小山没有忘记妈妈的话,在和小姑娘玩耍的时候,偷偷地捡了一块金子装进口袋里。

小山要回来时,小姑娘拉着小山的手把小山送出了洞。

看到小山穿过一小片树林走来,爸爸妈妈匆忙迎了上来。

“小山,妈妈要你带的东西,你带了吗?”

小山得意地把藏在口袋里的金子掏出来,像举着一面旗帜一般给爸爸妈妈看。这块金子,有一个鸡蛋这么大。

妈妈一眼瞟到金子,激动得扑上来,响亮地亲了小山一口:“乖儿子,了不起!太棒了!我爱死你了!”

爸爸拿过金子,那目光里全是金灿灿的光芒。

 

小山爸爸妈妈把金子卖掉了,他们在镇子里买了房子,把家搬到镇子里了,小山也到镇子里的学校上了学。

上完小学,小山上中学了。随着慢慢长大,一个想法像困在一个小水池里的小鱼,在小山的心里绕来绕去,小山很想再去山洞一趟。一天,小山再也憋不住了,问:“爸爸,你以前也去过那个山洞吗?”

“去过。”

“你也拿过金子吗?”后来明白了,当时拿的是金子,小山说不出心里是一种什么感受。

“拿过。没你拿的大。”爸爸的目光显得有些空,猜不出在想什么。

“你后来又去过那个山洞吗?”

“去过。”

“进山洞里了吗?”

“没有进去。”

“为什么?”

爸爸苦涩地笑了:“对大多数人来说,一生只能进那个山洞一次。”

“为什么?”

“再去,那些尖刺和刀子就扎脚了。”

“我想再去看看。”

“现在你找不到那个山洞了。在每个人七岁生日那天去过后,再等十年生日那天,才能找到那个洞,一直都是这样。”

小山对爸爸的话有些怀疑,偷偷去了一趟,果然没有找到山洞。又去了几次,还是没有找到。那个山洞好像凭空消失了,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可是,再去山洞看看的想法,就像一只关在笼中的小兽,在小山的心里不时地躁动着。

终于盼到了十七岁生日,刚从蛛网上挣脱的虫子一般,小山急匆匆地来到山峰下。沿着被踏出的小路,穿过树林,小山又看到了那个山洞。那个曾把小山带进山洞的小云,长成大姑娘了,正站在洞前。

“你好。”看到小山,小云微笑着,那目光里像藏着绚丽的朝霞。

小山的心不由得怦然一动:“你好,我能再去山洞里看看吗?”

“可以啊,只要你能进去。”像有一股春风从小云的目光里逸了出来。

小山莫名地觉得自己就像一株刚钻出嫩芽的新柳。小山脱掉鞋袜,小心翼翼地朝尖刺上踩去。“啊——”几根尖刺钢针扎进豆腐里一般,扎进小山的脚里。殷红的鲜血在伤口处凝成一颗颗饱满的“小红豆”,“啪嗒啪嗒”坠落下来。小山猛地抬起脚,钻心的疼痛让小山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我怎么没法站上去了?”

“当一个人的心里有了灰尘,不再透出光芒,他就再也无法站到这些尖刺和刀尖上了。”小云脱掉鞋袜,轻轻撩起袍子,轻盈地站到尖刺上,慢慢地走向那些密密竖起的刀尖上。她那白胎瓷一般温润光滑的脚,踩在尖刺上,踩在刀尖上,一点伤痕都没有。

“有没有谁孩子时进过山洞,长大后还能进去呢?”

“有。你们镇子南面的孙医生,和镇子里的清洁工马爷爷,他们只要想进来就能进来。不过,他们后来也只是进来过一两次,就没有再来。”小云慢慢走进洞里,那双脚像两只银蝶,忽闪忽闪地在小山面前慢慢走远了。

孙医生小山是知道的。孙医生九十多岁了,胡子眉毛都白了,看上去仙风道骨。孙医生给病人看病不定价,随病人给多少。一些在别处没有治好的病人,被孙医生治好了,想到孙医生家门前放鞭炮。孙医生说:“放鞭炮挺浪费,对环境也不好。你们要是实在过意不去,就在我家附近种一些树吧。”后来,孙医生家附近的荒地上,出现了一片片的果树林。花开的时候,孙医生家被淹没在花海中。结果子的时候,孙医生家溢满了果香。排队请孙医生看病的人,常在树下休息,赏花,吃果子,等待。

清洁工马爷爷小山也是知道的。马爷爷已经一百多岁了,天真得像个孩子。这辈子,马爷爷只要攒到一点钱,就不声不响地捐给一些有困难的人家。平时,马爷爷只要一有空,就拿着工具,见镇子里哪儿脏了就扫哪儿。

“我还能再进去吗?”

“只要你心里没有灰尘,能够透出光芒,就能进来。”小云一扭一扭地,脚步娉婷地走了,像一朵初绽的花儿,隐入山洞的尽头。

“我会再进去的。”小山满怀期待地喊着。

 

小山二十七岁了。生日那天,他还是没能进洞。他的脚虽然勉强能站到尖刺上,可无法站到刀尖上。

看着小山脚上的伤口,小云柔柔地说:“再想进洞,不是件容易事呢。”

尽管眼睛有些发涩,小山还是真诚地笑着:“我会再进去的,不就是心里没有灰尘,能透出光芒吗?”

 

小山成了一家面店的拉面师兼老板。面店是百年老店,面店的前老板上了年纪不能再做拉面了,想把祖传的手艺传给儿女。可是,他的儿女都不愿意继承祖业。面店的前老板不想手艺失传,在众多的学徒中他看中了小山,毫无保留地把手艺传给了小山。

小山牢记师训,对食材的挑选极为讲究。

每天,小山按师傅的要求选好材料,开始做拉面。那面团被小山三拉两扯,变成比头发丝还要细的银丝,变成了比刀刃还要薄的细带,变成了空心的银条……小山轻轻地一抖,拉好的拉面像一条刚跃出水面的鱼,一头钻进沸水中。在拉面的时候,小山仿佛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心里只有面。拉面时,面团在手中被肆意地拉扯抻甩,对小山来说是一种享受。看小山拉面,对等待的顾客来说,也是一种享受。

面店的生意非常好,许多客人排队都排不上。想吃到小山的拉面,往往要提早预订。

一些学徒找到小山,想跟小山想学做拉面。小山毫不犹豫答应了。

一些熟人提醒说:“你教这么多学徒,面店开得多了,会影响你生意的。”

“能让更多的人吃到想吃的面,不是一件好事吗?”

“这手艺可是你师傅传给你的,你怎么能随便传给别人呢?”

“师傅能传给我这个外人,我也能传给别人。”小山不听劝告,继续收徒。

看到小山店外每天都排着长长的队伍,更多的学徒找到了小山。小山耐心地把学到的手艺,以及一些自己独创的做法,毫无保留地教给这些学徒。更多的面店发芽的种子一般在大街小巷,在外地,冒了出来。

每天,小山店里的顾客依然很多。小山依然尽力做好每一碗面。

三十七岁这天,小山关了店门,再次来到山洞前。小云正在等着,她和小山上次见到时好像没什么变化。

小山打了声招呼,脱下鞋袜。小山站到了尖刺上,那尖刺像酥软了一般,没有刺破小山的脚。小山又站到了刀尖上,刀尖踩在脚下,像踩在松软的干草上。   “祝贺你又能站到刀尖上。”小云走过来。

“谢谢。”小山的心里暖暖的。

两人踩着刀尖,像踩着松软的羽毛一般,很快进了洞。

“到这个洞里来的人多吗?”

“很多,附近每个孩子七岁生日这天都被家人派来过。”

“你每天都在洞外等吗?”

“不是。看到有人来了,有时是我,有时是别人来接他们。”

“你们怎么知道有人来了呢?”

小云把小山带到洞内的一个高台上,小山愣住了——站在高台上,不管是刚进来时的洞口,还是曾住过的周围的村子,或者远处的镇子,甚至任何想看到的地方,只要想看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一朵云从面前飘过,一个窗户很清晰地出现在小山面前。透过窗户,小山很清楚地看到屋里有三个人,两个大人,一个孩子。清晰的说话声传了过来:

“二秀,爸爸明天带你去一个地方。你只要跟着一个守在洞边的小姑娘,踩着洞里的刀子,就能到一个非常奇妙的地方。”男的说话时,嘴里的烟味,小山都闻到了。

“踩着刀子?”叫二秀的女孩显得很害怕,“脚不会被割破吗?”

“不会。”

“小姑娘是谁?”

“不管她是谁,你跟着她就行了。”

“到了洞的里面,你会看到一个镇子。”女的拿出一块亮闪闪的金子,举在女孩眼前,“镇子里到处都能看到这样的东西。你要趁别人不注意,偷偷地把这样东西装一块带回来,越大越好。”

“为什么?”

“不要问为什么,这非常非常重要。你一定要听妈妈的话,一定要把这样东西带回来。记住了吗?你要是不把这样东西带回来,以后爸爸妈妈就不爱你了。记住了吗?”

“嗯。”女孩艰难地应了声。

“记住什么了?”女的不放心地问。

“趁别人不注意,偷偷地把这样东西装一块带回来,越大越好。”

“对!”女的笑了,目光好像变得金灿灿的,“再说一遍。”

“趁别人不注意,偷偷地把这样东西装一块带回来,越大越好。”

“二秀真乖!”女的亲了女孩一下,“二秀,我们以后就全靠你了。”

想到爸爸妈妈也曾这么对自己说过,小山的脸忍不住红了。

又一朵云飘过,小山看到二秀正穿过树林,朝洞口走来。小云转过身,对在高台下玩耍的一个孩子说:“小安,到洞口去一下,有客人要来了。”

“好的。”叫小安的孩子欢快地朝洞口跑去。

“你们知道进洞的孩子想拿什么?”

“知道。”

“那你们为什么还让他们拿呢?”

“他们想要的是金子。我们想看到的,是一个心里没有灰尘,能发出光芒的人。我们一直在期待——”

“拿了金子的孩子,应该不能再从刀尖上和尖刺上走了吧?”

“是的。所以我们的人,拉着他们的手,把他们送出洞。”

想到第一次进洞时,被小云拉着手送出洞,小山还是忍不住脸上一热。

 

后来,小山每隔十年过生日那天,都到山洞那儿去。只是,他每次都是到刀尖上走一趟就回来,并没有到山洞里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