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 > 热门话题 hot topic
首届“温泉杯”获奖作品选登24‖远方的岛
来源:原创童话          发布时间:2020-02-24 16:53         访问次数:          【字号:
分享:
 

远方的岛

任小霞

 

这就是心心念念的海吗?

一望无际,海面上层层的浪小心地往岸边推,似乎是一个熨斗在小心地熨烫着巨大的蓝色布料,布料的中间已经熨烫得平整光滑,而边角显然还有些褶皱,仿佛是那些边角原本就是一些小碎浪花的纹路,不能熨烫得跟布料中间一模一样。

站在海边的夏星目不转睛地盯着海,似乎想把这眼前的海装到眼里,装到心里。

十岁了,这是夏星第一次真正来到海边,没有记忆的那次不算。前些年夏星在电视上、画报上看到过各种各样的海,他跟爸爸妈妈嚷嚷要去看海,爸爸妈妈都岔开话题去。可是今年不一样。

自从夏星的好朋友小贝离开这个小城后,夏星慢慢就变得沉默起来。到了今年,夏星就更加不肯说话,老师对着他叹气,爸爸妈妈也一筹莫展。医生说夏星把自己心里的一扇门关了起来,不想打开。大家都开始对夏星小心翼翼,不在他面前提小贝的事,可爸爸妈妈发现夏星还是常常自个儿对着小贝的画发呆。

“我们去宁城看看海吧。”这天,夏星突然对爸爸妈妈提了个要求,“我快过生日了。”

“行。”爸爸看看妈妈,点了点头。

 

所以,爸爸妈妈真的带夏星到了宁城。这会儿,夏星踩着温柔的细沙,一步一步靠近大海,如同靠近一个不真实的世界。爸爸妈妈坐在沙滩上看海,夏星知道,他们的脚步虽然没有跟过来,目光却没离开。来宁城之前,爸爸告诉夏星,夏星其实是在海边出生的,爸爸妈妈那会儿还在海边工作。那次爸爸妈妈抱着刚足月的夏星来海边,天气实在好,他们坐在沙滩上休息,就把裹着夏星的包裹放在一旁。一个猛浪突然窜上来,把夏星卷了过去,那个瞬间爸爸妈妈都懵了,反应过来追海浪,夏星已被呛倒了,他们去了医院,好在医生说孩子只是受了点惊吓。但那件事是一个阴影,爸爸妈妈自此都不带夏星去海边了,换了城市生活,他们心有余悸,回忆往事他们都认为那次大海差点儿抢走夏星。

“那我脖子上的这个海螺是那次的纪念品?”夏星听后,摸出一直挂脖子的小海螺。“那次我们抢回你,小海螺就在你的衣兜里。”爸爸说,“你看到一直抓手心里,你妈就给你挂脖子上了。”夏星若有所思地拿着那个小海螺看了好半天。

再往前多走了几步,夏星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远远的地方,有座小小的岛,整座岛绿绿的,这倒没什么稀奇,稀奇的是,那座岛正在向他游过来,一开始夏星认为自己眼花,也认为是海浪在捣蛋,可是他停下脚,细细地瞧,那座岛真的如一条鱼在“游”,而且,是向着夏星“游”来。夏星明显感觉到他向左多走了几步,岛的方向就会向左偏一点,他若往右跑一会,岛行驶的方向又会偏右一点儿……

“爸妈你们看。”夏星跑到父母身边,让他们瞧远方的那座小岛。可是他们抬眼望了好一会儿,奇怪了:“小星你让我们看什么?海面上现在连一只海鸥都没有呢。”“你们没看到那座小岛?”夏星奇怪,“那座岛越来越近。”“哪有什么岛?”爸爸妈妈瞧瞧海又瞧瞧夏星,“你是想象出来的?宁城虽然有好多岛,但在这个位置,都看不到呢。”

可……盯着越来越逼近的岛,夏星一时语塞,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喧闹的人群依旧喧闹,奔跑的孩童依然在奔跑,谁也没有瞧到突出其来的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只有他可以看得到这座岛屿?就在夏星发愣的时候,岛上有什么落下来,落到了夏星的面前。

是一个海螺,夏星低头捡起来,这十分漂亮的海螺,夏星觉得眼熟。就在夏星捡起海螺的瞬间,那座岛开始后退,慢慢地远离了岸。

暮色降落,夏星的目光一直追着又遥远起来的绿岛,直到海天一线处。

“小星,走啦。”爸爸妈妈唤他。跑回到他们身边的夏星举起了手心里的海螺。“这个海螺?”爸爸注意到了。“这个海螺?”妈妈也注意到了。夏星猛然醒悟过来,这个海螺,跟他挂在脖子上的是一个样,这个巧合让他们都愣住了。

他们这次来海边住的是一座两层楼民宿,爸爸妈妈住楼下,楼上有一个小房间还有一个露台,夏星住那个小房间。夏星晚餐后早早上了楼,他对两个一样的海螺还是有点疑惑,想仔细研究一下。

打开台灯,夏星把两个海螺放到灯光下,如果不是挂在脖子上那个海螺有线拴着,夏星怀疑自己都会弄不清哪一个是新捡到的了。颜色没有差异,花纹没有差异,大小没有差异……越瞧得仔细夏星越是惊讶,他突然想到,原来的海螺吹不响,那么这一个呢?他把海螺凑近嘴巴,轻轻地一吹——“呜——”夏星清清楚楚地听到了海螺发出的声音,尽管声音不大,但是夏星明白,这个海螺是可以吹响的,他忍不住再试音,这一次,他吹的力气大了些,“呜——呜——”“咪——呜——”让夏星愣住的是,他听到了重音,对的,他吹响这一个海螺的时候,原来那个吹不响的海螺也发出了声响,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他赶紧再吹,果然,他吹响一个海螺,两个海螺里同时传出了声音。

这是怎么回事?夏星百思不得其解时,他的玻璃门让谁敲响了,他瞧过去,露台上有一个男孩在叫他。这个露台跟邻居家是相通的,看来是邻居男孩听到夏星吹海螺,跳过来瞧热闹了。夏星走过去开门。“你好,我叫夏影。”那个男孩对夏星伸出了手,“你的螺号唤来的。你吹的这个声音只有你我可以听到。”这个人说话真幽默,夏星乐了,也伸出手:“你好,我叫夏星。原来海螺还有这功能啊。”“没错,当一对海螺相遇的时候,只要吹响其中一个,一个人和影子就会相遇。一对海螺也是彼此的影子嘛。”夏影说得煞有介事。

不过,这些话夏星爱听,他老觉得心里有一个影子,但他一直不确定那个影子是不是自己。在梦里,他常常和那个影子相遇,那个影子带他到海边,捡一只贝壳让他听海的故事;扯一根海藻给他做结实的腰带;捉一只海龟陪他们一起散步;还会扎一束海浪一起送上云朵……那个影子告诉夏星,他居住在一个海岛上,那个岛神秘美丽,那个岛每天的颜色都千变万化……

现在,面前这个俏皮的夏影,似乎跟夏星心中的那个影子重合了,夏星捏了一下自己的脸蛋,想确定自己此时是不是在梦里。他感到了疼痛,夏影瞧着他的举动笑了:“虽然我常常去你梦里,但现在,不是梦里,夏星,你拉着我,我带你去岛上,你梦里听说过的岛上。”

这是真的?夏影真的是住在自己心里的那个影子?夏星的手刚刚握到夏影,就感觉脚底腾空,他已经和夏影一起离开了露台,飞向了前方,星光在前面引路,他们的四周是朵朵云彩,微风拂过,把面前的一切擦拭得更为明净,一座光怪陆离的岛出现在他们眼前。这个岛的轮廓跟夏星下午所见的那座岛是一样的,只是现在这岛不再是绿色,笼罩着一层橘红,在深蓝的夜幕中显得明媚灿烂,夏影带着他轻轻地落到了岛上嫩绿的草地上。他们的脚刚刚着地,草地上一下开出无数的蓝色小碎花,一缕缕淡香飘浮,沁人心脾。

“你跳一下。”夏影对夏星说。这草地真的让夏星有蹦跳的愿望,他跳起落下,刚刚那些蓝色的小碎花一下子都落了瓣,结出了一个个蓝星星。“呀。”夏星又跳一下,那些蓝星星如长了翅膀一般,一起向空中飞去。夏影掏出一只口哨,吹了一声,那些飞往空中蓝星星都飞向了他,现在这些蓝星星已经是小小鸟了,他们围着夏星和夏影飞,夏影伸出手去,一只蓝星星鸟停到了他的手心,又一只蓝星星鸟飞到了手心……夏星学着他的样子伸出手,他的手上很快也停满了蓝星星鸟,等到飞翔的蓝星星鸟都落了过来,夏影把双手凑过来跟夏星排在一起,示意夏星看,他们手上的蓝星星鸟排列成了两个字:“归来。”夏星念出这两个字的时候,手一轻,蓝色星星鸟都消失了。他们的眼前,有了一座漂亮的别墅。夏影往前走,别墅的大门自动敞开,他们进去后,又自动合上。

“欢迎归来。”夏影说,“这儿,应当有你所有向往过的东西。”

所有向往过的东西?夏星打量着华丽的屋子,努力地想,他曾经向往过什么。

五岁那年,夏星喜欢上了画画,妈妈送他去画画班。在画画班里,他认识了小贝,小贝画的画真好,每一次画画课结束,夏星都会悄悄在心里把自己的画和小贝的画比较,不得不承认,小贝的画确实比自己的好。有一个周末,老师为小贝办了一个小型的画展,看到一个宽大的屋子里挂满了小贝的画,每个同学都在小贝的画前啧啧称赞,夏星的内心是多么希望自己的画画水平可以突飞猛进,希望可以像小贝一样,拥有一次完全属于自己的画展,然后每一个小伙伴都拉着他,让他讲讲自己画画的故事。那次,小贝如一个王子一般让大家众星捧月,他站在舞台中央讲话的样子夏星一直没有忘记,夏星记得他说:“……我一直觉得我的心里有一片海,那片海像一块画布,一直更换漂亮的图画,所以我画的海特别多……”夏星喜欢小贝画的海,但他认为那样的海上应该有小岛,可是小贝说,那些岛都藏在海的下面呢,他是看不清的。他的话让夏星有一点高兴,因为夏星看小贝的每一幅海的画,都能“看”到那海上的岛。而且,从那个时候起,夏星无论在什么地方看到大海图,都能“看到”图上的大海之下有岛。于是,他画了很多很多海岛,他把那些海岛图都收在一个抽屉里,他想,有一天,他也要专门为这些“岛”开一个画展……

“来,先来这儿。”夏影带着夏星推开了五号门。呀,这里真正是一个画展,整个大厅里金碧辉煌,每一幅画在不同的灯光下反射出柔和的光泽,这里的画那么亲切,每一幅都是夏星画的海岛图。这些图不是在抽屉里吗?什么时候它们来到了这个展厅,被这样珍重地高高挂起?夏星激动起来,跑到画前,仔细地瞧,没错,真的没错,是他画的,他画的七色岛,梦幻岛,鳄鱼岛……他给这些岛起的名字也都在画的注释里写着。“这真的是我那个时候的梦呀。”夏星喃喃地说,“我原来也可以到梦里……”

“不是梦里。”夏影笑,“如果你不努力画下这些,怎么可能有这样一个画展?你还为别的事努力过的。”

 

七岁那一年,小贝被查出得了种慢性病,从此就不能和夏星一起上学一起画画了。夏星比任何一个同学都要难过,他突然发现他一直羡慕一直视为目标的小贝提前退出他的世界是一件无法忍受的事。那天,小贝最后一次来学校收拾东西的时候,同学们纷纷对他说了很多安慰和鼓励的话,夏星躲在远远的角落,他只觉得很生气,气极了。小贝穿过所有的同学走到了夏星身边,微笑着说:“夏星,你不是说每一片海都有无数的岛吗?我就要到一座岛屿上去了,妈妈说那儿气候不错,适合养病。以后,我的画里就会有看得见的岛了,放假的时候,你也去那个岛上画画,好吗?”

“不好不好。”夏星烦躁地回答,“明明我很快就可以画得比你好了,明明我很快就可以考试也超过你了,你突然什么都不跟我比了,你这是赖皮,太赖皮了。”

听到夏星凶巴巴地嚷嚷出这么一番话来,小贝愣了,同学们也愣了,这个时候,老师刚好走过来,她走到夏星和小贝的身旁,一手拉一个说:“除了看得见的比赛,还有看不见的比赛,你们的比赛不会停的,以后你们就明白啦。”

那天好多同学都要了小贝的新地址,夏星没有要,他心里隐隐约约害怕,害怕听到小贝不好的消息。那一刻他希望小贝去的小岛鲜花盛开草木茂密,小贝在那里有一间最好的画室,抬头可以画大海,低头可以画蜂蝶,日日沐浴在阳光里,看到的一切都是光亮的。小贝会在画画之余想到夏星,他的画里,说不定会有两个小男孩儿手拉手……

“我们去日光台。”夏影拉着夏星往高处去,他们到了楼顶那一层。夏影打开了一间玻璃花房,呀,这就是夏星想象过的画室,四周玻璃,随时抬眼都是蔚蓝大海,而满屋的花草间,蜂蝶萦绕,屋顶是透光的天窗,阳光洒落下来时还被储存着……小贝在这间画室里画过画吗?夏星望向夏影,夏影懂他的疑问,指了指墙上的画框。

刚刚夏星没有留意,花丛四周都有画框,里面的画栩栩如生,夏星都把它们当真的花草了。仔细瞧去,那幅最明亮的画里,一对穿着蓝短袖的小男孩手拉手,跑向天边那一轮金橙般的红日,夏星眼眶湿润,那件蓝短袖是小贝送给自己的礼物呀……

“小贝呢?”夏星问。“别急,你看到的都是早些时间的事儿。”夏影提醒他。

对呀,已经有两年了,现在的小贝会在哪儿?他会不会知道,夏星有多么牵挂他。

 

事实上,距离上一次得到小贝的消息,也不过半个多月。那天,夏星回到家,听到爸爸妈妈正在小声议论什么——

“小贝会不会出意外了?他妈妈突然失去了音信。”妈妈说。

“凶多吉少,你知道那孩子的病,治好的可能性几乎没有。”爸爸叹息。

“本来说去的那个岛是个养病的好地方,希望有奇迹的。”妈妈的声音更低了。

“那可能只是心理安慰罢了,他们一下子跟所有人断绝了联系,应当是发生了不幸……”爸爸的语气愈发肯定。

“啪!”夏星手中的书一下子滑落到地上,同时惊动了爸爸妈妈和自己,他捡起书,冲进了自己的房间。

这么久以来,夏星一直在心里为小贝祈祷,希望他慢慢好了,希望他一切更进一步,他已经一点儿不介意小贝样样比自己好了。他愿意小贝出现在他面前时居高临下,愿意小贝趾高气昂,因为那样的小贝是一个健康的小贝,生机勃勃的小贝……他一点也不想听到一丁点儿他的坏消息,是的,夏星情愿没有消息,没有消息就代表一切可能呀。爸爸妈妈的谈话也只是一个猜测,对,仅仅是一个猜测,只是,他们的猜测常常成为现实……坐在书桌前的夏星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等他慢慢理清那团麻线,他否定了爸爸妈妈的猜疑,他决定要想办法去一趟宁城,虽然他那次没留小贝的地址,但是小贝对他说宁城的海岛是最多最美的,他隐约觉得,那是小贝把自己的去向告诉了自己。

“现在是深夜,你如果特别特别想念小贝……”夏影想了想,对夏星说,“去塔顶,塔顶可以看到他的岛。”

“他的岛?”夏星疑惑。“对,他的岛。这是你的岛。夏星,你的岛就把你迎回来了,我一直守在你的岛上,守着你所有的向往与梦想,我是你的影子,我住在岛上,岛在你心里……”夏影说得好快,夏星没听明白,不过,他们竟然已到了这岛的最高处,一座灯榙之顶。

塔顶的个水晶般的球房间,夏影把夏星带进球房间,打开一扇窗子,让他瞧。

这扇窗子果然正对着另一个岛的城楼,那座城楼上爬满青藤,青藤上的花也在沉睡,透过青藤环绕的窗子,夏星看到窗户里那个熟睡的男孩是那么熟悉……“小贝……”他唤出声来。“他在梦里或许会听到你的声音。”夏影说,“看起来很近的岛,其实很远很远……夏星,我知道小贝是你最好的朋友,我也知道因为小贝的离开,你变得忧郁,你心里太希望他好好的了,你的爸爸妈妈一直对海有阴影,可还是带你来了,他们心里太希望你好好的……小贝的心里,也一定希望大家都好好的。对啦,告诉你,每个人都有一座自己的岛,在远方守护着美好……”

夏影的声音轻轻地,但是却一个字一个字地落到了夏星的耳朵里,落到了夏星的心坎里,夏星感觉自己心里那扇沉重的门,被这些音符一样的字敲响了,在缓缓地打开,缓缓地把光引进去,缓缓地把暖迎进去……他闭上眼睛,仿佛看到了心里面那间屋子里有一只螺号,对,就是他吹响的那一只……

“夏影……”夏星在自己的心房里看到了夏影,情不自禁地叫起来,这一叫,心里的房间消失了,他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不是在高高的塔楼上,而是在自己住的小房间床上,外面,天已经蒙蒙亮了。

金橙一样的太阳已经越来越亮,夏星发现本来两只海螺现在又只有原来那一只了,他把海螺套回到脖子上,往外走,夏星突然觉得,他有好多好多话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