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 > 最新动态 Latest developments
第四届“温泉杯”参赛作品
来源:          发布时间:2022-03-18 17:27         访问次数:          【字号:
分享:

魔女今日起飞

梅梅在10岁生日的那一天,她和妈妈一起来到魔法村最大的扫把店买扫把。

“欢迎光临,请问是要买扫把吗?”老板是一位长着豆豆眼的黑熊。

“是的,这是我女儿梅梅,她来买扫把。”妈妈笑了笑,俯下身柔声说道,“你自己进去选吧,我在这等你就好。”

于是3秒钟后,一个满头红色蓬松卷发的小女孩站在了货架

这个女孩就是梅梅。梅梅从包里取出小梳子梳了疏头发,然后对着小镜子照了照,今天,她要来买人生中的第一把扫把,初次见面可要留个好印象!

往前迈进,货架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扫把。有空心竹竿款,挖几个孔可以在风中听见箫声;有长青松木款,听说使用寿命比乌龟还长;还有经典稻草款,飞到哪里都会受到乌鸦群的追随。

每把扫把都独一无二,如珍贵的洋娃娃一样被摆放在货架上,等着魔女将它们抱回家。

当然,并不是所有扫把都能飞翔,你必须要得到它们的认可才行。而它们认可你的方式就是从货架上掉下来,这意味着它们认可你,向你鞠一个躬。

通常情况下,会有三到五把扫把掉下来,而你如果选择其中的一把,也要朝它鞠个躬。之后再把它拿到商店外,用魔法唤醒它,不出意外的话,几分钟后,天上厚厚的云朵们就会被戳出好几个洞。

每当看到那些洞,地上的人们总会感叹:不会飞的又少了一个。

“你好,请问你愿意做我的扫把吗?”梅梅满心期待地对着一根扫把说道,可是等了一会后,扫把并没有从货架上掉下来,于是梅梅又挨个问了其他扫把。

一个,两个,三个......直到围着货架绕了整整一圈,梅梅才不得不承认一件事——没有一个扫把认可她。

梅梅泄气地拉了拉衣角,她不明白扫把们为什么不选择她,难道是觉得她个头太矮,看起来不到10岁吗?

“你们不用害怕啦,我已经到了可以飞翔的年纪,不会让你们撞上鸟窝的!”

可是,货架上的扫把们依旧纹丝不动,它们舒舒服服地靠在货架上,丝毫没有想掉下来的意思。

就在梅梅以为要空手而归时,忽然她听见走道尽头的门后面有什么动静。她好奇地朝门走去,没注意到身后那些原本一动不动的扫把们都从货架上立了起来,斜着棍子看向她。

推开门,只听“噼啪”一声,一根黑色扫把掉了下来。

梅梅瞪大眼睛盯着这个黑黢黢的家伙,想不明白它是用什么木头制成的,居然这么黑。她伸手扶起扫把,却忽然感觉被电了一下,随后头发如蒲公英般炸开。

“天呢!你真是太有趣了!从今天起,你就做我的扫把吧!”

三分钟后,一个满头红色爆炸头发的小女孩出现在收银台前,手里还多了一把黑色扫把。

本来还在跟妈妈说笑的黑熊看到梅梅手中的扫把,立刻惊慌起来。“不不不,小朋友,这把扫把不卖,你再去选一个好不好?”

“为什么呢?”

“这把扫把脾气不太好,被退货了许多次,根本飞不起来,我把它关在隔间,是要准备处理掉的。”

“不,我就要这个!”梅梅抱紧了扫把,生怕高大的黑熊会把它抢走。

妈妈蹲下身,柔声问道:“梅梅,你为什么选这个扫把?是因为它认可你了吗?”

梅梅撅了撅嘴唇,“它没有当着我的面掉下来。但是我觉得这个扫把很有趣,很想买下它。”

“即使这根扫把有问题,你也要买它吗?”

“嗯!”梅梅眼里满是祈求。

“那好吧,既然你决定要买这根扫把,那么无论它惹出什么祸来,你都要负责到底,明白吗?”妈妈露出严肃的表情,这意味着这件事和写作业一要重要。

梅梅想了想,重重地点了点头。

“那好吧,老板,我们要了这根扫把了。”

听到妈妈准许,梅梅立刻从口袋里掏出好几硬币,那是她从小做家务,一点点积攒起来的。

“不用不用,这根扫把就当我送给你们。”

“不行,你必须收下这些硬币,我不想让我的扫把觉得它一文不值。”

“那我就象征性地收下一枚吧!”虽然这样讲着,黑熊的眼睛还是盯着其他闪亮亮的硬币“那也不行,我的扫把和其他扫把是一样的,我也不想让它觉得自己低人一等。”

黑熊的表情很奇怪,像是高兴,又像是不太敢高兴。它偷偷看了看妈妈的脸色,发现她正笑眯眯地盯着自己。

黑熊知道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于是它拿出一张小票,“这个送给你,如果这根扫把出了什么问题,你可以拿着小票到我这里再领一把。”

“谢谢你,不用了。”梅梅自信地抱着扫把,头也不回地走掉。

“是啊,我们不要”妈妈说。

之后的几天里,果真如黑熊说的那样,扫把无法飞翔,梅梅试着用魔法唤醒它,可是它对此没有任何反应。并且它脾气很不好,不喜欢扫地,会把灰尘吹得满天飞;也不喜欢和簸箕、拖把呆在一起,即便把它立起来,它也会跌得东倒西歪;最糟糕的是它讨厌猫,只要看到猫或听到猫叫,就会烦躁地敲击墙壁,制造噪音把猫吓跑。

为此不少邻居前来,怒气冲冲地敲响梅梅家的门,想要讨一个说法。

门打开,女主人领着一个红色卷发的小女孩走了出来,小女孩解释道:“对不起,给你们增添烦恼了。我的扫把不是有意吵你们的,它可能生病了,我准备带它去看医生,治好它。麻烦你们再给我点时间,可以吗?”

邻居们彼此对视了一眼,原本生气的他们,眼神瞬间柔和了许多。原来这家人的孩子是傻子,所以才挑选了一根不正常的扫把,这,这,这真是太可怜了。

邻居们又看了看女主人,发现她正微笑看着他们,本来他们还想再说些气话,但看到这张笑脸便说不出口了,最后只好就地解散。

接下来的几天里,妈妈都会陪着梅梅去给扫把看病。

她们先去找了镇上有名的巫师,巫师翻开几张塔罗牌,又旋动了几下水晶球,最后总结:“这根扫有多动症。需要放在烈火上烤一烤,让它听见柴火被烧得噼里啪啦的声音,它就会变老实了。”

可是梅梅不想这么做,她觉得这样不是治病,而是惩罚。

于是她又去找了啄木鸟医生,啄木鸟拿着听诊器在扫把上听了好一会,随后提议:“需要把扫把据成两半,里面藏了一只大肥虫,把虫子挑出来后,再把扫把接上就好了。”

可梅梅也不愿意这么做,她可不想以后骑着双节棍上学。

之后梅梅去找了吸血鬼伯爵,想让见多识广的伯爵看一看扫把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伯爵问了梅梅好几个奇怪的问题,例如有没有注意给扫把杆擦润肤乳,有没有给扫把头用护发素,有没有在给扫把洗完澡后,用吹风机把扫把吹干。

梅梅一直点头,伯爵只好耸了耸肩说道:“看来这不是一个爱美的扫把。”

梅梅觉得很泄气,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过幸运的是,伯爵最后还是提供了一个有价值的信息:“如果想弄清楚扫把的问题,可以去找镇上的木精灵,它能听到自然万物的声音。”

于是梅梅拿着伯爵的介绍信,和妈妈一起去了木精灵的家里。

木精灵是一位年迈的老奶奶,它家里堆满了南瓜灯。

老奶奶点亮南瓜灯,接过扫把打量了一番后说道:这扫把杆原先是梧桐树的枝干,在入秋的时候被雷劈到,从树上掉了下来,继而得了恐高症,不敢飞翔。并且以前经常被猫抓,所以它很讨厌猫,一看见猫就会大发雷霆。我的建议是,如果你还想骑着这根扫把飞上天,那就多陪伴它,鼓励它,让它恢复自信。

“你是说它还能飞上天是吗?”梅梅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这个世界上任何一根扫把都有一颗飞翔的灵魂,关键就在于你是否能唤醒它。只不过唤醒需要花费很大的功夫,这需要耐心和恒心。小女孩,如果你哪天放弃了,就把它放回梧桐树下,让它落叶归根,梧桐树就在小镇西边的池塘旁。”

“我明白了,谢谢您。”梅梅握了握木精灵的手,向她告了别。

之后的日子里,操场上多了一个古怪的孩子。

这个孩子会把扫把高高地举过头顶,一边大喊“飞啊,飞啊。”一边在操场上撒腿狂奔。

路过的同学老师们都奇怪地看着她,难道这是今年魔法师流行的新游戏?

于是在她的“带动”下,许多魔法师也抱着扫把在操场上边跑边喊“飞啊,飞啊!飞起来吧!”

可遗憾的是,他们喊完,扫把就真的飞上天了,只留下梅梅一个人,不高兴地望着他们的脚底板。

不能和他们呆一起,否则我的扫把会自卑的。于是梅梅又带着扫把来到一个草地斜坡,她骑在扫把上,从斜坡上滑下去,口中还念叨着:“风啊,风啊,风吹来吧!”

操场上,那些乱飞的同学们在空中见了梅梅,于是也飞过来,学着梅梅的样子从草地上滑下去,口中念叨着:“风啊,风啊,风吹来吧!”

没想到一股强大的风裹挟着泥沙从远处刮来,把梅梅和她的扫把掀了个底朝天。

呸呸呸!梅梅摔了个灰头土脸,赶忙站起,拍掉身上以及扫把上的灰尘。真是一群讨厌的家伙!

没办法了,梅梅只好又抱着扫把离开,跑到一个僻静的小树林里。这下没有人打扰他们了吧!

梅梅记得木精灵说过,要让扫把多和大自然接触,这样能让它想起美好的回忆,可是树干会有哪些美好的回忆呢?

梅梅想了老半天,忽然天空略过的一道影子提醒了她,那就是可爱的小鸟啊!

于是梅梅把扫把靠在大树上,十指交叉放在胸前,虔诚地祈祷着:“想啊,想啊,想见小鸟!”

可惜的是,她那些同学在斜坡上玩累了,正好来到树林里休息,见到梅梅又“发明”了一款新游戏,也急忙地围上来,学着梅梅的模样说道:“想啊,想啊,想见小鸟!”

像是收到召唤一般,很快,整片森林的小鸟都飞了过来,落在同学和他们的扫把身上唱歌跳舞,热烈欢迎他们的到来。

而这其中只有梅梅和她的扫把,没有一只小鸟落脚。

梅梅难过地哭了。

傍晚时分,天空中的云朵飞得很低,在大地上投下一片片阴影。在这样昏暗不明的光线下,魔法师无法正常飞翔,因为看不清路会撞上鸟群,因此他们会被学校准许飞到高空之上,迎着那金灿灿的落日余晖回家,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们才能飞得比太阳还高。

梅梅从一个阴影里跳到另一个阴影里,之所以用“跳”这个词,因为她不想让大家看见她飞不起来而难过的背影,所以在地上跳来跳去,才能显得她毫不在意。

回到家里,梅梅一个人坐在秋千上,和她的心事一起重重摇晃。

妈妈系着围裙从家里走出,看到梅梅坐在秋千上发呆,又看看她的扫把扔在地上,便明白了一切,她拍掉手中的面粉,走过来,从身后把梅梅搂入怀中。

“我的小天使,你怎么了?有什么烦心事想和妈妈说说。”

“妈妈,我已经尽了全力,可是扫把还是飞不起来。”

“梅梅,人生有些事是不能勉强的,努力不一定会有收获,我们能做的就是尽量不让在自己后悔。”

“妈妈,同学们飞起来都那么轻松,而我那么努力,却连1厘米也飞不起来,我觉得自己好差劲,怪不得没有扫把选我。”

“不可以这么说,梅梅。你肯定有别的长处,只是现在没发现罢了,再说了,我们不要总是跟别人比较,那样最终只会伤害我们自己,我们要跟自己比,哪怕每天进步一点点,我们都应该为自己感到骄傲。”

“我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我还是好难过,好伤心。”梅梅把头埋进妈妈的衣袖中,小声哭泣。

妈妈抱紧了梅梅,用比草地唱歌的蛐蛐稍大一点的声音说道:“梅梅,我们换个角度想好不好,虽然扫把不能飞上天,但是它可以回家啊!我们把它放回梧桐树下,让它回归自然,好不好?”

梅梅看了看黑色扫把,想了好一会,虽然心中有很多不舍,但最终她还是决定放下,让扫把回家。让它也能像自己一样,和最爱的妈妈待在一起。

“妈妈,我能一个人送它回去吗?”

“为什么呢?”妈妈有些诧异。

“因为我觉得自己好像有些自私,总是想着怎么飞上天,没有考虑扫把是否愿意,也没有顾及它恐高的心情。或许它一开始就没想过当扫把,而是只想做一根简单的木头。妈妈,你说过我要负责到底的,所以我想一个人送扫把回去。”

“梅梅长大了,知道反思体谅他人了。”妈妈揉了揉梅梅的小脑袋,欣慰地说道:“那好吧,我允许你一个人送扫把回家,不过,你必须要注意安全,不要在外面乱跑,要早点回家吗,明白吗?”

“明白,妈妈谢谢你。”梅梅抱紧了妈妈,此时她忽然觉得没有刚才那么难过了,或许这就是妈妈常说的成长吧。

几天后,一个红色卷发的小女孩抱着一把黑色扫把坐上了公交车。车上的人都看呆了,毕竟这年头坐公交车的魔女很少,而抱着扫把坐公交车的魔女更是少而又少。

窗外的画面不断变动。热气腾腾的包子店,叫卖水果的小贩,还有边走边吃的同学们。过了好一会,梅梅忽然看见一片金灿灿的麦子,那些麦子闪动着耀眼的鎏金色,在夕阳下摇摆,像是在庆祝秋天的丰收。梅梅都看入迷了,直到听见售票员大喊:“西塘到了!”她才匆忙拿起扫把跳下车。

沿着池塘走了老远的路,脚下不平的小石子提醒她已经远离了城镇,芦苇在风中摇曳,时而抬起头来压过梅梅的扫把,时而低下头来瞧瞧她的脸庞。

最终,在一堵矮围墙边,梅梅看见了那梧桐树。

那是一好大好大的梧桐树。站在树下向上望去,树的枝杈撑起了整片天空,树干上挂满了梧桐叶和圆滚滚的小球,它们相互碰撞,发出了“沙沙”的声响。

树叶间挤出星星点点的空隙,光斑从空隙里钻出来,落在大地上,当树叶晃动时,它们便在草地上跳舞。

梅梅呆呆地望着头顶那颗大树,忽然发现大树左边的枝干断了一截,黑黢黢的,像是被什么东西劈断的。

想到这,梅梅感觉脚下有什么东西碰了碰自己,低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扫把,她瞬间明白了,原来大树断了的那一截枝干就是自己的扫把啊!

梅梅举起扫把展示给大树看,此时身后吹来一阵柔风,把梅梅向前推了几步,她的头发向上飘起,像是要攀上那垂下来的梧桐叶。

“梧桐树你放心,我有好好照顾它的,没有让它感到孤单,也没有让它感到自己比别人差。”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梅梅觉得说这些话的时候,手里的扫把轻了许多。

“我一开始想骑着它飞翔,可是扫把好像不太愿意。我试了许多种方法,还是没有让它变得自信起来, 我知道我不应该责怪它,任何人经历了那样的伤痛,都有可能变得脆弱。我想,比起我家,这里才是它最好的去处,所以,我把它带回来交给你,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它。

说完,梅梅又觉得手心沉了许多,而这次绝不是错觉,因为她双手累得酸痛,只能把扫把立在草地上。

秋风吹过,梧桐树“哗啦”作响,闪耀的光斑落在了梅梅脸上,和她的眼泪一起划过脸颊。

梅梅拥抱了了一下扫把,轻声说道:“谢谢你陪伴过我,那么再见了。”

天空暗淡了下来,星辰渐渐从云海中浮出。大风骤起,铺天盖地的落叶被抛至空中,其中一张挡在了梅梅的脸上。她拿掉落叶,逆着风艰难前行,一个没站稳就要跌倒在地,忽然她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扶住了她,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扫把。

“你,你,你......”梅梅惊讶地说不出话来,难道扫把跟着自己来了吗?那梧桐树呢?
        梅梅朝后看去,那大梧桐树被风压弯了腰。

梅梅瞬间明白了,梧桐树是在朝她鞠躬,于是她也向梧桐树鞠了一躬,并在心里念道:“谢谢你。”

就在梅梅抬起头后,面前的扫把忽然炸开,黑色死皮如卷在身上的绷带一般,一层一层被风剥落,等到尾端的黑皮剥落后,扫把变成了金色,它闪耀了一下光芒,随后温顺地悬空横躺在梅梅的手边。

梅梅喜极而泣,她先是不可置信地摸了摸扫把,然后猛然住扫把蹦蹦跳跳,像是在欢迎老朋友的归来。“哈哈哈,你太漂亮!我要开心死啦!”

说完,梅梅骑上扫把,指了指家的方向。“我们一起回家吧!”

于是,扫把晃悠悠地背起梅梅,飞入了那片云霄之中。